擺攤PK?看!休閑農業是有格調的“地攤經濟”!

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6-11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來源:壹度創意
  • 瀏覽次數:220 次

  有一種人間煙火,它淳樸至臻,它平淡不凡,它看似尋找,卻能引起“蝴蝶效應”般的影響,這就是時下爭議頗大的“地攤經濟”。

  近些天,大家茶余飯后討論最多的莫過于“地攤經濟”,這種靈活多變、低成本的創業方式,被很多人認為是“疫后經濟”恢復的重要形式,比如“一夜之間,10萬人就業!夜市亮了,地攤經濟火了”。“地攤經濟被松綁,時代的進步?還是倒退?”等等諸如此類的討論,層出不窮。

  其實 “地攤”作為直接聯系普通大眾的消費形式,早已滲透到各行各業,比如“小吃地攤”、“消費品地攤”、“家電地攤”等層出不窮,但真正有格調的莫屬“休閑農業—地攤經濟”!

  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,不是“波光粼粼”SOHO下的方格小攤,不是“燈火通明”街旁的吃貨小車,更不是城市主干道旁的“吆喝叫賣”,它是將田園、產品、創意、文化相互融合,形成的一種“特殊集市”(“文創集市”)。

  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兩大關鍵

  1.“走出去”

  地攤,這是一種古老的貨品交易方式,是在地上陳列貨物出賣貨品的攤子,從“以物易物”到“以錢易物”,支付方式雖在改變,但這種直接對接買賣雙方的靈活交易方式,一直延續至今,必有其優勢。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作為一種創意展示,它不僅要發揮創意,更要讓這種充滿特色的“創意”走出去。它可以是特色農產品、可以是特色美食,還可以是特色手工藝品。例如,美國的農夫市集。

  一般而言,美國農產品從生產到銷售,大致需要經過生產、進口包裝、托運、投放市場,批發或零售,然后由零售網點或食品服務點連接消費者。

  而農夫市集可以省去很多中間環節,農民以更少的成本、更少的運輸,直接賣給消費者,農戶可以獲得一些農產品的溢價,而不是批發價;消費者可以簡單、直接買到最新鮮、最健康的農產品。因此,這種方式備受市場青睞,比如,現在美國著名的農夫市集之一:union SQ. greenmarket。

  這是一個集新鮮水果、蔬菜、花卉、食品、花園教育、休閑娛樂等融為一體農貿集市,批發商可以找到物美價優的農場貨源;消費者可以找到新鮮農產品;廚師們可以找到心儀食材;休閑人群可以放松身心的娛樂中心;醉心園藝或對田園生活向往的人群(孩子們),還可以參加union SQ. greenmarket占地約1英畝的城市農場,親身實踐種植、澆水、收獲和烹飪各種蔬菜、草藥、水果等等。


  農產品的特色攤位展示,不僅可以在自己農莊、民宿附近的個性展示,還可以主動的參加相關主題展會,或供應鏈上下游的強強聯合。

  當然,休閑農業地攤經濟的“走出去”,不僅可以是特色農產品“走出去”,還可以是充滿創意的農產品“擺設”,用心陳列,別有風趣的營銷文案,都可以讓這種“田園市集”越走越遠。

  2.“走進來”

  休閑農業與其它領域不同的是,休閑農業本身就有一套獨立體系,休閑農莊、特色民宿或美麗鄉村有客流、有場地,隨時可以進行地攤擺設。例如,臺灣好物市集,清新質樸的裝飾風格、簡單隨性的交流空間,單純的鄰里關系,讓熱愛農業的專家、農場主、創意生活的愛好者們,都可以在這里進行“好物展示”,無論是本地居民,還是遠來的游客,都可以感受那種田園質樸的美好。

  因此,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走進來,相當于開辟出了一種新型的“攤位招租”形式,這可以借鑒日本地攤經濟的“屋臺”形式。據相關數據顯示,日本當地18歲以上的市民中有七成去過屋臺消費,日本明治大學商學部更曾公布論文指出,盡管隨著時代的發展,日本屋臺的數量在減少,但大約有近70%的人希望日常生活中有屋臺相伴。

  日本不僅本地市民傾向于“屋臺消費”,縣外游客使用屋臺品嘗地方特色美食,或購買地道民俗產品的比例,也達到6.3%,因此,日本地攤經濟發展,日本屋臺攤位招租,不僅帶動了當地經濟增長,同時也促進休閑產業的營收增加。

  注:在農莊、特色民宿或美麗鄉村舉行地攤形式的田園市集時,一定要結合地理位置、交通及人流量等多種因素綜合而定。另外,對于具備“田園市集”條件的農莊,還可以設置不同等級的“地攤獎”來刺激,并鼓勵更多農戶(農莊主)們前來擺攤。

  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體系化管理

  從兩會后帶火“地攤經濟”到“城管喊你擺地攤”,全國各地“地攤”經濟升溫的速度難以想象,但好景不長,部分地區已經出現了阻塞交通、亂扔亂放等現象,為此,相關專家學者們紛紛表示,鼓勵“地攤經濟”發展,不應成為權宜之計,不能“一管就死、一放就亂”,要因地制宜的開展地攤經濟,要讓“地攤經濟”健康成長。

  而要想讓“地攤經濟”健康成長,就離不開體系化管理,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的互助健康影響,更不能忽視“地攤經濟”的體系化管理。

  其實,對于地攤經濟(攤位管理),世界其它國家已經有所實踐,比如韓國著名的“攤販文化”,他們對“地攤攤位”實行按規申請、面積限制以及年審核制度,每位“地攤主”憑政府頒發的道路占用許可證進行經營,與周圍大型購物中心店面組合相互協調的制度體系。

  因此,我們要想實現休閑農業“地攤經濟”的體系化,也不妨從申請、頒證、審核、評級等四個方面進行思考、鼓勵和限制,從而真正實現“地攤經濟”的合理化、合法化,讓精治、法治、共治相互協調作用。


相關文章
内蒙古福彩快3综合走势图 南昌麻将暗杠怎么算 nba开拓者vs马刺 成都麻将怎么摸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平台 贵州麻将技巧视频教学 河内一分彩后三杀号专家 福建快3最新开奖号码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青海快3走势图一定牛 网络电玩城捕鱼游戏 顶级信誉棋牌游戏下载 12bet娱乐城网上百家乐 新疆体彩11选5彩票控 下载哈灵麻将上海敲麻 手机炸金花游戏免费下载官方版